没有神的花园

Veni, Vedi, Vici

意志是我,不系之舟是我/纵然没有智慧/没有绳索和帆桅

QQ小月与美味毛巾

早期的QQ小月沉迷迪斯科,每天只想蹦迪,时间一长,总会认识几个搞摇滚的。美味毛巾就是这时候出现的。

刚认识美味毛巾的时候,作为一张毛巾,它的蹦迪和摇滚都搞得很好,QQ小月那时候还不知道,今后它们的命运就算颠沛流离 命运就算曲折离奇 命运就算恐吓着你做人没趣味 别流泪 心酸 更不应舍弃 我愿能 一生永远陪伴你

美味毛巾在摇滚这件事上陷得很深。

QQ小月那时候还是能常常看到毛巾rock起来。

美味毛巾: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美味毛巾: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美味毛巾: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 当河水不再流 当时...

猫咪月和布小丁

大家好,我突然倾情分享一篇感人至深的故事!情节跌宕起伏,剧情感人至深,有笑有泪!值得深思!只要三番钟里就会淦我一样爱借款故事

我要留下证据!!!!!!!!!!!!!


如果哪天我不能转载一定是布小丁塞了钱!!!

蹈海:

布丁和老天爷玩斗地主,因为连输五十把,输得脱裤子,故而铤而走险作弊,结果被发现出千,被一脚踹下海里。布丁在海里挣扎,差点没被淹死,好不容易爬上岸,对天大叫:贼老天!!!我日你妈!!!!

老天爷慈爱的说:反弹。

布丁没有办法,一没工具二没能力,只好在孤岛上生活。岛上有一片地,还有一个水塘,一个公用电话亭,布丁在海里捕鱼,一条用来吃,荒岛求生,一条用来投入公

千秋•家国•梦

    “小妹,你怎么看起来脸色不好,是身体不舒服吗?”兄长隔着轿帘关心道。

    而相泽泪只是轻轻摇了摇头,随口搪塞说有些困倦,想要小憩,便放下帷幔,留自己一人与手中的信相对。

    “相小姐,中秋将近,想必今年的虎丘曲会亦是热闹非凡,那些花灯和烟火也美丽如常罢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随母亲兄长去苏州访亲度节,刚上车轿时发现的那封信的内容。

    虽不识笔迹也并无落款,她心里对来信之人...

我的小姑娘

     相泽泪从记事起,印象中家里就有一个大大的卜伴园,一年四季园子里总会有花盛开,灰雀与野猫常在其间。春日清风、盛夏虫鸣、桂香秋叶、红墙白雪,总有好风景。从小得爹娘宠爱万千的她,孩童时想要的东西也基本能到手,见过的、摸过的、拥有的东西不计其数,但非要问她的珍宝为何的话,相泽泪一定会告诉你,她最珍重的东西有二:一个是娘亲当年嫁给爹爹时娘家传给她,她又送给自己的金镶白玉如意发簪;第二个便是自幼伴她长大的卜伴园。

    要问相小姐有多挚爱这家中园林呢?十岁那年,她曾经郑重地找到相父,要求父亲大人答应自己...

男朋友有一个念念不忘的前任该怎么办?

突然想起来我还有lft这玩意.jpg


男朋友有一个念念不忘的前任该怎么办?

如题。男朋友没有出轨,但就是忘不掉前任,该怎么办呢?

61个回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匿名用户

203人赞了该回答

忘不掉就忘不掉吧,只要他是爱你的不就够了吗?

随便讲讲我的故事。我男友身份有点特殊,如果你以前有听说过徒然堂、灵器之类的传说的话就好办了。我就直说了,我的男朋友就是器之灵。

我是强迫带走他的,那时候他表现得很抗拒,店长提醒我违背灵器的心意带走古董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不幸,离开店后它们可能会伤害买主,让我自己定夺——不过事后他也没对我做什么就是...

人生不能承受的,不是存在,而是作为自我的存在。
生活,生活并没有任何幸福可言。生活,就是在这尘世中带着痛苦的自我。
然而存在,存在就是幸福。存在:变成喷泉,在这石头的承水盘中,世界仿佛热雨一般倾泻而下。


是昆德拉的《不朽》

努力给七老师写粮

努力给七老师写粮

努力给七老师写粮

做一个好绵羊

这条不交粮不删

夜之魔女

黑匣子企划的卡。之前文档被我搞丢了(…… 后来想起E站发过的可以去上面备份哇(人傻 感觉自己写得不够认真_(:з」∠)_

说起来之前弥生这个角色都是用第一人称来叙述,这边又改回第三人称突然不太习惯……想了想也好,一三人称能够换来换去得心应手才是成长吧(吧

我很喜欢小小这次的作品框架《大众审美》,看了小给出的海报和陆陆续续的概念图之后越发觉得有趣,真的是很有意思的概念框架(●′ω`●)  小小真的好,我要赞美她,等我长大以后是要和小女神结婚的.JPG

夜之魔女的捏他其实来自莉莉丝,毫无意义的补充说明=。=

最近沉迷游戏了,沉迷得厉害(。

又开始思...

命运之人(下)

除,除个草!还是企划的打卡。

前段时间说到精神状态很差,后来慢慢调节,和朋友商量过,自己也使劲挣扎,总之现在倒是心态比较稳了,希望能保持吧。

哎本想一口气贴三篇出去,我太看得起自己手速(

第一人称对我来说真挺难的……一边写一边疯狂想念第三人称视角写作的感觉。这次决定走第一人称算是个锻炼吧。

最近要鼓起勇气去跑换工作的事了,想起这个好愁啊,胃痛


  对大部分徒然堂的九十九来说,每日接触得最多的人类是芜木虚方小姐。她总是挂着温柔的笑脸在一楼的咖啡屋工作。闭店后有空闲的话,会来和我们聊天。大家的往事,只要肯说出口的,无论开心、热烈或是遗憾、感伤,她皆以同样庄重、诚恳...

夜影之谜

除一哈草,做一个优秀的笑话选手。 


  “里欧——”

  某个小酒馆内,被男人们簇拥着的中央,楚楚可怜的黛西招呼着刚跨入门口的圣骑士大人。

  “又来了吗。”里欧尼达斯叹了口气,衔着他披风一角的夜莺终于松了嘴。鸟儿冲着白裙美人俯身致意,飞离了此处。

  一旦有能在城镇居住的机会,黛西总会在夜里流连各个酒吧。也许是出于捉弄和报复的心理,里欧经常在这样的晚上被各式百鸟叨扰,催促着他来到酒馆替它们的百鸟之首——黛西大人垫付酒钱。

  起初,这些生灵们还会礼貌地飞来里欧的房间,绕着里欧飞旋来催促引导他前往目的地。时间一长,连这些小家伙们都不客气起来,随意啄着里欧...

© 没有神的花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