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神的花园

Veni, Vedi, Vici

意志是我,不系之舟是我/纵然没有智慧/没有绳索和帆桅

动画编剧,走失人口

命运之人(下)

除,除个草!还是企划的打卡。

前段时间说到精神状态很差,后来慢慢调节,和朋友商量过,自己也使劲挣扎,总之现在倒是心态比较稳了,希望能保持吧。

哎本想一口气贴三篇出去,我太看得起自己手速(

第一人称对我来说真挺难的……一边写一边疯狂想念第三人称视角写作的感觉。这次决定走第一人称算是个锻炼吧。

最近要鼓起勇气去跑换工作的事了,想起这个好愁啊,胃痛


  对大部分徒然堂的九十九来说,每日接触得最多的人类是芜木虚方小姐。她总是挂着温柔的笑脸在一楼的咖啡屋工作。闭店后有空闲的话,会来和我们聊天。大家的往事,只要肯说出口的,无论开心、热烈或是遗憾、感伤,她皆以同样庄重、诚恳...

夜影之谜

除一哈草,做一个优秀的笑话选手。 


  “里欧——”

  某个小酒馆内,被男人们簇拥着的中央,楚楚可怜的黛西招呼着刚跨入门口的圣骑士大人。

  “又来了吗。”里欧尼达斯叹了口气,衔着他披风一角的夜莺终于松了嘴。鸟儿冲着白裙美人俯身致意,飞离了此处。

  一旦有能在城镇居住的机会,黛西总会在夜里流连各个酒吧。也许是出于捉弄和报复的心理,里欧经常在这样的晚上被各式百鸟叨扰,催促着他来到酒馆替它们的百鸟之首——黛西大人垫付酒钱。

  起初,这些生灵们还会礼貌地飞来里欧的房间,绕着里欧飞旋来催促引导他前往目的地。时间一长,连这些小家伙们都不客气起来,随意啄着里欧...

命运之人(上)

贴一哈之前搞的。

最近忙得不行而且各种事情搞得心理状态不大好,容易崩溃。写东西大概也到瓶颈,觉得写得太垃圾了,很不咋地,非常难受。可能是我太过敏感又神经了。

应该是工作的事太焦虑,连带着其他也捋不顺吧。

愁啊,好愁啊,很痛苦,真的很痛苦

然后这几天最丧那会儿,我突然觉得一切都好了起来


  

  不知不觉化形于徒然堂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我们在有条不紊的管理下渐渐都习惯了这里的生活。时间一长,大家各自有了玩伴,有了生活习惯,有了恒常不变的话题和新鲜事,而其中一件是所有付丧神们都挂记于心的——结缘。   

  之所以留于此地,也是因为这里的每位九十九都有...

Prototype

  之前随意刷微信,看到Andy在朋友圈又说到“有趣”。虽然从没和他谈起这个,不过我想我们都只喜欢有趣吧,一旦感到无趣便会冷淡敷衍,然后索然离开。也连着好几年都在新年愿望里写下,希望“有趣的灵魂总会相遇”。直到现在我也还是那么期望着,有趣的灵魂总会相遇。

  其实之前我也有困惑到底何为有趣,这次看到Andy也把他的看法写了下来。

  他说:可是又有几个人真的有趣。抖机灵不是有趣,下流笑话不是有趣,扮丑作恶哗众取宠不是有趣,小众不是有趣,像咪蒙那种踩民粹G点更不是有趣,而是彻头彻尾的坏胚。大概真的有趣,是一种基因,从ta眼里看到的一切,都和世人不一样。

  我也曾经困惑于到底何为有趣。有时...

Freedom is mine

  今年的年末总结。

  真的不能翻以前写过的东西,特别是一些生活感悟,一翻就想晕倒,每次回头看过去的自己就觉得这个人太笨了,怎么这么笨呢,你这个笨姑娘。

  算了还是来想想今年的事情好了。这一年最明显的收获大概是,感觉自己看清楚了生活的“线”。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错觉,总之最近渐渐地感觉自己看到了事态发展的轨迹,将会有的趋势,可以预见一些情况,掌控生活的节奏和发展……或许只是我的错觉,也有可能随着生活经验的丰富真的能逐渐做到吧。

  今年的话,细数下来也有不少事情。讲一些记忆比较深的好了~

  1月1那天出于感兴趣吃了城的安利,跑去下载了i7。怎么说呢,i7算是我今年特别大的一个收获…...

惑星碎片(二)

02 音乐家

  李先生是一位音乐家。

  第一次见到李先生的时候,是某个夏末的午后。这天下午乌云密布,从窗外望去黑鸦鸦的一片,估计再过不久就会迎来一场暴雨吧。

  店长今天也在放五月天的歌。眼下天气不好,闷热不通透,又是上班族的工作时间,不算太大的便利店里空空荡荡,没有客人,文柚月哼着歌掏出手机刷起社交媒体。

  “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

   明明是想靠近

   却孤单到黎明……”

  在店长每日的五月天歌单熏陶下,店员们一个个都无能为力、无可奈何、束手就擒地熟悉了五月天的歌。有两个同事恐怕也成了五月天的铁粉,和店长邀约下次演唱会一起买票。

  喜欢五月天,喜欢周杰...

As Time Goes By

流水账记一下去上海几天。

说起来题目是突然脑子里又响起as time goes by的旋律,感觉迷之合适做标题。最近想起这首歌是之前看《lovelive》剧场版,高山南役的迷之街头艺人总在美国街头唱这首歌,觉得旋律又婉转动人好听,又有股怀念的味道。后来去查了下,哦,《卡萨布兰卡》的老歌,怪不得。好像之后有一天突然想不起这首歌歌名了还抓耳挠腮扑腾了好久,还好最后凭着记忆里几句歌词东搜西搜还是搜到了,幸好幸好。

感觉《As time goes by》这首歌就像《One day when we wereyoung》一样,歌词和旋律本身就充满了令人怀念的婉转味道,老歌旋律真好听(●′ω`●)

本...

惑星碎片(一)

01 照片

  虽然一鼓作气向家里提出搬出去住,但住在哪里确实让文柚月伤脑筋了很久。作为本地土著,她对租房问题实在没有太多概念。向室友打听了下班里人的去留情况,又联系了几个决定在上海扎根的外地同学,零零碎碎得出的结论只是印证了那句话:上海的房租真贵。

  “还是看你在哪儿上班吧。先把工作定了再找房子,要不太远了绝对会受不了的!”

  “喂你个本地人租什么房!可以住家里多好啊!”

  工作啊……

  未来到底要做什么样的工作呢?

  想必人人在念小学的时候,一定有若干位老师会询问大家:小朋友们,大家将来想做什么呀?

  后座健康活泼的小男儿嚷嚷着以后要做警察,把那些坏人统统抓起来;...

第一场阵雨

  店里放起五月天的《突然好想你》。

  她没有吃成早饭,昨天睡前兴奋过头害得自己4点钟还没睡着,初夏的天已经开始泛白了。早上闹钟还没响她就爬起来摁掉了,原本她可以从容吃了早饭来店里,可是她在床上发了会儿呆,回过神来已经到了不得不换衣服狂奔的时候。

  没有睡醒或者说根本没睡着,胃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开始发作起来,清晨的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,店长在里屋放起他的五月天歌单:

  “最怕空气突然安静

  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

  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绞痛着不平息

  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……”

  胃开始痛得钻心,她狠狠掐了自己,尽力把眼泪逼回去。

  好想哭啊。

  她把头上仰,雪白...

孤星

  想吐槽一下自己怎么又是超时写祝福,感觉已经连着这样干了三次,唉><

  基本上我算是对日期不敏感的家伙,朋友的生日会含含糊糊记岔(初中时候发小生日连续三年记成前一天or后一天,高中挚友我总记成愚人节…><),印象中自己的生日好像也是小学时候死记硬背了很久才记住XDDD 不过耗子的生日真是好记呢,国庆节第一天,真好呀w!应该是能一次记住的日子(。

  生于国庆的你今天开心吗?我很开心哦。以前做学生时还没这么大感慨,现在成为社会人了真是很喜欢假期呢^q^!不过也可能是因为最近生活和工作都不太顺利,每天都烦恼不已,兵荒马乱又累得不行,所以一下子可以好好休息几天,真开心...

© 没有神的花园 | Powered by LOFTER